九十四章 落魄的謝家大少 (二合一章節)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絕世兵鋒全部章節 九十四章 落魄的謝家大少 (二合一章節)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最終謝洪坤還是沒能嘴硬下去,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自己來江城的所有想法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就這?”

    聽他說完,肖書眉頭一皺道。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,這謝洪坤這個節骨眼上跑到江城來,肯定是非奸即盜,要不然不會這么湊巧。

    果然,經過他的一番質問,謝洪坤全盤招供了,但事實卻和肖書想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原來謝洪坤這小子跑到江城來,并不是家族指使,而是自愿的。說是搞什么商業合作,那其實就是個幌子。

    實際上的情況時,謝洪坤最近認識了一個舞廳的女孩,倆人奸情火熱,但在京都那塊地方不好相處,畢竟熟人太多,謝洪坤就和家里人說,來江城尋找商機,其實是帶著自己小情人私奔過來,準備瀟灑快活的。

    “...真的就是這個樣子的,那女孩叫小悅,我讓她現在商場逛街,等我回去找她的...”

    大概是擔心肖書不信,謝洪坤拿出了微信上的聊天記錄,果然內容曖昧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肖書擺了擺手,打發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也別太多心。我就是想過來快活幾天,時間差不多就走了的,你們和我家族有什么恩恩怨怨,我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啊。”謝洪坤一臉感慨道。

    二人又坐著聊了一會,突然謝洪坤電話響了,接過電話后,他沉聲道:

    “不好,剛才小悅給我打電話來,她說在商場被人騷擾了,我得趕緊過去一趟!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肖書點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下次再...算了算了。我們還是別見面了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謝洪坤收拾東西,出門坐上車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了,肖書才看向一直坐在旁邊的許克勤,問道:“伯父,事情真是這樣的嗎?”

    “肖大師,確實如此啊。”許克勤一臉認真的點頭道,“剛才坤少來的是早,和我也沒聊幾分鐘,就是說了一下商業上的事。然后您就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肖書點點頭,沒有再追問。

    他現在總算是相信,事實確實如此了,假如謝家真的要有什么動作,那派來的應該是核心人物,而不是謝洪坤這個不學無術的紈绔,就憑他能做成什么事呢?

    ‘我記得小時候,謝洪坤就被寵壞了,脾氣沖的很,他這個性子,跑到江城來,怕是要吃虧的。’

    肖書默默尋思著。

    不過他和謝洪坤也不算很熟,估計也不會見面了,也不準備去管這么多的。

    接下來,肖書又坐了半個小時,看著時間差不多,起身告辭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讓許家送,而是獨自來到小區外,攔了輛出租車回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再說謝洪坤,得知女友被人欺負的消息,簡直是怒上心頭,一路催促司機趕緊過去。

    大概半個小時后,終于到了商場,還沒等車停好,謝洪坤就先沖了出去,來到商場二樓,果然就看到前面不少人圍在那。

    他擠進去一看,就見自己的女朋友小悅被幾個青年糾纏著。對方大約有四五個人,滿臉戲謔的模樣,顯然是剛從KTV喝醉酒出來的。

    為首的青年粗暴地抓住妹子手腕,冷冷地道:“臭婊子,別給我裝清純,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媽的!”

    謝洪坤可是謝家大少,那里受得了這種羞辱?他大罵著就沖了上去,飛起一腳把人踹翻在地,騎上去就一頓暴打。

    其余幾名小弟,看到同伴被打,立馬就圍了過去,好不容易把謝洪坤給拉開。

    “毅哥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那被稱作‘毅哥’的人,從地上爬起來,擦了擦額頭的血跡,怒道:“給我打!狠狠地打!打死了我負責!”

    謝洪坤被按在地上一頓狂扁,雖然他身材強壯,但也架不住對方人多,很快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謝洪坤躺在地上,幾乎都動彈不得了,但還是強撐著道: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兔崽子,他媽的不知道老子是誰?”

    “老子叫謝洪坤,有本事你們去五道口打聽打聽,誰不認識老子的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那毅哥就沖過來狠狠一腳踢了過去,怒道:“他媽的煞筆玩意兒,還給我裝是吧?什么狗屁謝洪坤,老子沒聽說過!”

    又挨了幾腳,謝洪坤可算是知道痛了,連忙改語氣道:“別打我,別打我,我、我、我是肖大師的表哥!”

    他現在總算明白,如今是在江城,根本不是以前的京都,沒人認識他這個謝家大少!報出自己的名字完全不管用,反而是自己那個表弟的外號,說不定還有人認識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還給我裝是吧?”

    毅哥冷笑兩聲,狠狠又揍了幾下:“裝京城大土靶子不成,現在開始裝肖大師的親戚了?你說你是他表哥,咋不說你是他爸呢?”

    “老子沒騙你!”謝洪坤大聲反駁。

    “揍他!”

    幾個人又圍了過來,照著謝洪坤一陣招呼。打了一會兒之后,領頭的毅哥突然喊道:“等等,你們先別打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謝洪坤面前,皺眉道:“你說你認識肖大師,我憑什么信你?有本事給他打個電話試試?”

    “...行。”謝洪坤有氣無力地回了一句,從兜里掏出手機來,結果卻發現,自己根本就沒存肖書的電話號碼。

    慌亂中,他趕緊打了許家的座機,從許克勤那里問來了肖書的聯系方式。

    電話剛一接通,謝洪坤就大喊道:“老弟。老弟!你在哪?趕緊來商場救我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邊肖書正坐在回家的出租車上,接到這個電話,不僅一臉莫名其妙,還以為別人打錯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謝洪坤啊!我現在在武廣商場一樓,我被人打了!”謝洪坤嘶聲力竭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他們要我給你打電話!”

    “哦,是這樣子啊。”肖書總算是明白了,淡淡地道,“你把電話給打你的那個人,我來給他說。”

    謝洪坤一聽,趕緊把電話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肖大師?”

    毅哥眉頭一皺,接過電話放在耳邊,‘喂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肖書淡淡地道:“你現在打的那個人,他是我親戚,京都人不懂規矩,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放他一馬吧。”

    毅哥沒有給出答復,卻問道:“你是肖大師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肖書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毅哥面沉如水道,“我不信你是肖大師,除非你親自過來一趟。”

    肖書想了一會兒,點頭道:“行,我現在過來,你先別打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你二十分鐘。”

    說完,毅哥掛斷電話,將手機扔給地上的謝洪坤,冷哼道:“哼,最好你真的認識肖大師,要是發現你小子騙我,我今天讓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而這時,肖書嘆了口氣,對司機說道:“師傅,去一趟武廣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不禁搖了搖頭,心想這個謝洪坤,還真是會來事,自己惹麻煩就算了,竟然還報自己的名字做擋箭牌。

    不過完全不管也不行,這畢竟也是自己親戚,而且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。

    ‘算了算了...我還是跑一趟吧,這小子真是會來事啊。’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毅哥在接到電話后,招呼手下停下來。沒有繼續打人,但也不讓謝洪坤走,將他牢牢看住。

    這么過了十幾分鐘,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,毅哥不禁懷疑起來,冷笑道:“小子,我只等二十分鐘,現在過去十五分鐘了,再過五分鐘人不來,看我今天不把你腿打斷!”

    謝洪坤被打得滿身是傷。一身名牌也沾滿了腳印,他現在是一點狠話也不敢說了,連忙說道:

    “別,別,我打電話催催看!”

    其實說句老實話,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安。畢竟自己從小就沒和肖書搞好關系,現在這個情況下,不知道肖書過不過來啊!

    要是他到時候不過來,他謝洪坤可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鼓起勇氣,謝洪坤按下了那個電話號碼。半天沒有回應,但是卻從不遠處傳來一串手機鈴聲。

    他扭頭看去,就看到肖書從扶梯走了上來,一邊走一邊不耐煩道:“催個什么催,我人不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老弟!”

    看到肖書,謝洪坤差點感動的眼淚都沒掉出來,簡直比看到自己爹媽了還高興。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,現在這個情況下,自己爹媽不一定能救得了他,但是肖書肯定能幫他擺平。

    肖書瞟了謝洪坤一眼。然后扭頭看向旁邊的幾個人,皺眉道:“就是你們欺負我表弟,還非要我本人過來一趟?”

    那個叫毅哥的轉過頭來,顯然是認識肖書的,表情變得很僵硬。

    肖書也認出對方,正是前幾天在年會上見過的明德集團少董郭毅,他低笑一聲道:“怎么是你啊,我看你是那天還沒被我教訓夠是吧?嗯?”

    “怎么和毅哥說話呢!”

    見肖書語氣輕佻,后面幾個小弟立馬就按捺不住,幾個人就要沖上去修理肖書。

    郭毅卻連忙制止住他們幾個。謙卑地對肖書恭敬道:

    “肖大師...我真沒想到他是您的親戚,我以為他是在扯虎皮...”

    “那現在知道了嗎?”肖書平靜地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郭毅低聳著身子,絲毫沒有先前的囂張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肖大師,我今天和朋友們喝了點酒,腦袋不太清醒...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道歉干嘛?”肖書眉頭一皺,指了指地上道,“給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郭毅轉過身去,對地上的謝洪坤低頭道:“對、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這時,謝洪坤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。狠狠一腳踢在郭毅肚子上,惡狠狠地道:“你小子剛才不是很能嗎?說什么要卸我一條腿來著?怎么現在連個屁都不敢放了?”

    郭毅被打翻在地,絲毫不敢還手,只能任由謝洪坤狠揍。

    看著打得差不多了,肖書淡淡地道:“行了,差不多就算了吧,別把事情鬧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今天非要教他做人!”謝洪坤一邊說,一邊捋起衣袖,顯然還準備再打一頓。

    肖書卻幽幽地道:“那行。你慢慢打,我先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說完,掉頭就走。與此同時,旁邊站著不動的三個青年,陰測測地看了過來,連地上的郭毅都突然抱住了謝洪坤大腿,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謝洪坤心中一驚,急忙喊道:“老弟,老弟,你別走啊!我不打了。不打了!”

    他著實是給嚇壞了,要是肖書真這么走了,那他還能有好果子吃?

    經過一番爭取,肖書終于停下腳步,轉頭掃了他們一眼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你們走吧,今天這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郭毅點點頭,從地上爬起來,擦了擦臉上的血,帶著小弟們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謝洪坤揮著拳頭大喊:“操你媽的。別讓老子在看到你們幾個,見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肖書沒好氣地搖搖頭道:“行了行了,多大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自己,被打成什么樣了都。”

    謝洪坤從衣袖擦了擦臉,搖頭道:“沒事,我好得很,剛才我那是不小心,要不然能修理他們幾個的...”

    他還想在吹噓幾句,卻被女朋友責備地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謝洪坤還真是皮糙肉厚,被好幾個人揍了那么久,身上就只有一點皮外傷,真的沒多大事情。

    因為擔心那幾個人又要回來,肖書充當了一回保鏢,陪同謝洪坤坐上車,一路把他送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留點心眼吧,這里不是京都,再在外面惹麻煩,別報我的名字。”肖書認真地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謝洪坤不耐煩地應了兩聲,招呼女朋友先回房間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有事不要聯系我。”

    肖書轉身還沒走兩步,突然肩膀被搭住,就見謝洪坤站在他后面,臉上堆滿笑容,扭扭捏捏了一會才說道:

    “老弟,那個...你能不能借我點錢花花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去...”肖書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你堂堂謝家大少,竟然還會缺錢?”

    “汗,我就和你說實話吧。”謝洪坤咬了咬牙道,“其實我這次出來。家里一分錢都沒給我,買兩張機票再訂酒店,身上就沒錢了,連司機和專車都是花錢租的,現在還沒結賬呢...”

    “沒錢你還敢出門,我也真是服你。”肖書無言以對,只能點點頭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借你十萬塊錢,不過...”

    “才十萬...是不是少了點啊...”謝洪坤苦著臉道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肖書搖了搖頭,轉過頭去。謝洪坤連忙改口道:“不少不少,十萬夠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肖書才認真地說道:“我可以以個人名義借你十萬塊。但有個前提,我問你幾個問題,你得如實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問吧。”謝洪坤抓抓頭發道,“只要不是太刁難的,我盡量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問你,三年前我爸為什么入獄?還有我媽,為什么在這之后就你們接回去了?”肖書瞇著兩眼,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情,應該是你們謝家策劃出來的吧?是你爸,還是你爺爺?”

    “這...”謝洪坤被問的有些懵比了。愣了一會兒才道,“老弟,你真是誤會我們了,你這說的都是些啥啊。怎么說我謝家和你肖家,那都算是一家人,我們怎么可能會害你們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肖書冷笑不答。

    “唉,老弟,我是真沒騙你。”謝洪坤嘆了口氣,語重心長道:

    “我雖然不是很清楚,但當時聽長輩們說起過這件事,的確是有人陷害你爸那不假,但肯定不是我們謝家啊。你們出事之后,我爸和爺爺他們還是挺關心的,把小姑接回去也是為了她好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這樣?”肖書逼問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要是不信,你可以去一躺京城,自己找小姑問問嘛。”謝洪坤攤了攤手掌。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你以為我會信你?”肖書冷哼一聲道,“那前段時候,我想讓我爸出獄,但你們謝家處處阻撓,這又作何解釋?”

    “這是個誤會啊!”謝洪坤使勁搖頭,深深地看了肖書一眼道,“老弟,現在姨丈已經出來了吧,不信你自己問問他,到底是我們不讓他出來,還是他自己不愿意出來?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爸怎么可能不愿意出來!”肖書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啊,我說了也不算。”謝洪坤拱拱手,一臉無辜道。“你回去了問問姨丈不就行了,反正和我謝家是沒關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問。”肖書點點頭道,“要是你小子敢騙我,我會好好收拾你的!”

    見肖書準備回去,謝洪坤立馬拉住他道:“說好的十萬塊錢,你得給我啊!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我先回去確認一下,要是你說的沒問題我再給你。”肖書抖抖衣袖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也行吧,不過你得快點啊。要不然我明天沒錢續房費的。”謝洪坤的語氣帶著一絲懇求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肖書擺了擺手,大步離開酒店,等他坐車回到家,卻發現老爹不在。他在房間找了一圈,回到客廳問道:

    “詩云,我爸人呢?”

    喜歡絕世兵鋒請大家收藏:()絕世兵鋒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絕世兵鋒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絕世兵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絕世兵鋒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