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二十九章 龍鱗劍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絕世兵鋒全部章節 一百二十九章 龍鱗劍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“怎么?”老者臉色微微一變,驚疑道:

    “難道肖大師不是林家派來的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林家,我都沒聽說過。”肖書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正色道:“我說過,我只想問你一件事情,因為我聽秦大師說過,你的背后一塊黑色胎記,我想知道他的來歷。”

    老者面色狐疑地看著他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既如此,肖書索性就直接問了:“你這塊胎記,應該不是先天,而是后天因為什么意外出現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老者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肖書深吸一口氣,又問道:“你認不認識張首長?”

    “誰?”老者愣了下,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裝傻,我也是西部軍區的退役軍人,張首長是我的頂頭上司。他讓我來找你的。”肖書平靜地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,老者才露出荒誕的笑容道:“肖大師,我完全不懂你在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武者,早年成名于西南一帶,后來因為變故才來到江城的。至于你說的什么西部軍區,張首長,我從未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背后的胎記是?”肖書暗皺眉頭。

    就見老者背過身,扯下一片衣服,露出后背上的一塊胎記。其實不能算是黑色,帶著一點點紫,形狀很均勻,像是某個圖騰。

    “肖大師,嚴格來說,這并不是胎記,而是每一位林家人的印記,當我決定棄學習武,成為一名真正的林家人時,這枚胎記就伴隨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緩緩地道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聽他說完,肖書自己也蒙逼了。

    折騰這么大半天,差點連命都沒,結果卻是一場誤會?

    連李萱都驚奇地問道:“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肖書苦笑著,不知道該怎么解釋。

    “好吧...是我搞錯了,這是個誤會。”肖書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說完,背過身去,準備走人。

    身后卻傳來老者詫異的聲音:

    “肖大師,您、您難道不是為了我的命而來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”肖書轉頭看了他一眼,略帶歉意道,“我在找一個背后有胎記的前輩,把你錯認成他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請慢!”

    這時,老者突然喊住了肖書,澀聲道:“肖大師,我相信你的話,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,我想送你一樣禮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肖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老者蹣跚地走到樹下,拔出了釘在樹上的軟劍,在夜色中劃了幾下。

    “這把劍的名字叫做龍鱗,是我們林家的傳家之寶,軟硬兼備,削鐵如泥,這么多年來,不知易了多少次主,最終輾轉落到我們林家。”

    “肖大師乃人中之龍,此劍,請你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甚至沒管肖書答不答應,直接將龍鱗劍交到了肖書手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老者突然挑動劍刃。劃過肖書的指尖,一滴血滴了出來,正好落在劍面上。

    ‘噔!’

    如同露珠落在水上的清脆聲音,血滴在劍面上,化作一道道的紅暈,竟然很快就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干嘛?”

    肖書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這時,老者卻突然仰頭大笑起來,笑得豪邁,笑得灑脫,笑得釋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終于解脫了啊!”

    他笑得聲音都沙啞下去,低頭對肖書說道:“這把劍是華夏至寶,望肖大師好生對待。不知肖大師,最后可否答應我一個要求?”

    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林家人會找上肖大師,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,奪回這把龍鱗劍。到時候請肖大師千萬莫手下留情,血洗林家!”

    老者面色沉重道。

    他說完,深深嘆了口氣,身上的凌厲氣勢全部消失。仿佛又成為了當初那個不起眼的老農。

    他就這么坐在地上,閉著眼睛,淡淡道:

    “肖大師,你們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肖書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等幾個老朋友,他們應該快到了吧。”老者的聲音很低。

    肖書皺眉。還想再問幾句。

    旁邊的李萱卻使勁拉他衣角,對他擠眉弄眼的,低聲道:“先走啊,我路上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等到他們二人離開后,樹林恢復了寂靜。

    老者盤腿坐在地上。時不時四處看看,像是在等待朋友一樣。

    隨著夜越來越深,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安靜,最后仿佛連蟲鳴鳥叫都停歇了。

    夜空中,一朵云飄了過來。暫時遮擋住月光,樹林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當云朵飄走的時候,老者的身邊,站著四五道人影。他們清一色穿著同樣的服飾,年紀與老者相仿,峨冠博帶,仿佛是從古代走出來的劍俠。

    “林瑯,終于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幾人目光陰沉。仿佛在看著生死仇敵。

    “你與夫人通奸,刺殺家主,偷盜龍鱗劍,罪該萬死,你可知罪?”有人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殺吧。別特么廢話了。”老者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瞬間,一把劍抵在了老者咽喉處,威脅的聲音隨之而來:

    “交出龍鱗劍!”

    “你們來的太慢,龍鱗劍提前被人奪走了。”老者冷笑,聲音帶著嘲弄。

    幾人檢查一遍。果然沒有看到龍鱗劍的蹤影。

    他們對視一眼,交換了一下意見,最終那領頭的人,作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我和你說,你這下攤上大麻煩了。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走出樹林后,李萱就一臉責備地訓斥道::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?他叫林瑯,是林家的叛徒,西南林家早就放出話來,懸賞一億,

    要他的人頭!”

    “他最后把劍給你,你以為是你占便宜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嗎?”肖書納悶地摸了摸頭。

    心想別人平白無故送自己一把開鋒的寶劍,就算是賣錢都能賣出不少,難道這還不算占便宜?

    “這是林家的東西!你拿在手上,會引來殺身之禍的!”

    見他還不自知的模樣。李萱恨鐵不成鋼地推了他一把道:“趁現在沒人看到,你趕緊找個地方扔了。”

    肖書搖了搖頭,這可是寶貝,怎么能說扔就扔呢?

    李萱見狀也不阻止,只冷笑道:“行吧。你不扔也可以,但你要自己藏好哦,要是被人發現了,林瑯就是你的榜樣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把你揭發了吧?到時候一億到手,咱倆一人一半?”

    肖書聞言笑了笑。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這個女的是刀子嘴豆腐心,肯定不會這么做的。

    倆人走在回程,李萱又幽幽嘆了口氣,意有所指地道:

    “我們李家允諾的一個月期限,馬上就要到了。不知道某人要怎么辦才好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會在江城敬候你們家主大駕的。”肖書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瘋了吧?你還要我們家主主動來找你?”李萱用如同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家主親自出面,他一定會殺了你的。你差點連林瑯都打不過,怎么是我們家主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。”肖書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現在完全領悟了真武七式的神髓,剛才僅僅用了前兩式,就將林瑯當場擊敗,如果使用后面的五式,他有自信哪怕是什么李家家主林家家主,也都能當場擊殺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懶得理你,你就等死把!”李萱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心里卻在想著,回去荊城之后,一定要想辦法,看看有沒有周旋余地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隨著李萱和肖書講和,離開江城,事情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肖書又恢復到以前的生活節奏。每天在云霧山下修煉,早去晚歸,時常可以碰到趙家爺孫倆,順便就指點一下他們的修為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連江南秦巖。還有江北的唐龍,他們兩個只要有空,就會自覺來到云霧山下,跟著肖書一起修煉吐納,謙卑得宛如弟子。

    肖書心情好時,也會賜予他們一枚小培元丹,讓他們不勝感激。

    但是一個意外的來電,卻又打破了肖書的平靜生活。

    喜歡絕世兵鋒請大家收藏:()絕世兵鋒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絕世兵鋒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絕世兵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絕世兵鋒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