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8、倒拔垂楊柳(二合一章)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影帝重回十八歲正文卷 278、倒拔垂楊柳(二合一章)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就算何瓊不提這些關鍵詞,寧遠也能猜到她說的是哪部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《情深深雨蒙蒙》了。

    其實這也不算她最新創作,而是根據八十年代那部《煙雨蒙蒙》而來的,當然,說是最新改編的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這部劇的確很火,算是01年內地收視最高的劇了。

    但寧遠沒時間接,也不想接了,煢宎的劇,一部用來打名氣就行了,多了就過猶不及,就跟演員過多參加綜藝,然后在影視作品中觀眾不好帶入他們的角色差不多。

    這部劇和還珠前兩部,是煢宎最高光的時刻,同樣也是錢薇最高光的時刻,幾乎達到全民追劇的地步,影響力爆表。

    它們播出的時候,大街小巷都是相關的音樂,以及衍生產品。

    不過通過這部劇和還珠對比,也能看出錢薇和蘇鵬的演技變化,不僅僅是人設,還有他們通過細節展現出來的,可以非常清晰的讓人區別開來,而不是臉譜化。

    王茹就不行了,兩部劇中,經常都會出現相同的細節動作,比如腦袋一低,眼一瞪,用一副誠懇的語氣說著臺詞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時候她還年輕,否則一直這么弄的話,抬頭紋都得練出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那時候看電視劇的時候,寧遠一開始希望自己是何書桓,畢竟是主角,最拉轟,幾個女人都喜歡他。

    后來發現杜飛很搞笑,又開始喜歡他,但就是有一點,王茹演的如萍一直把他當備胎,到最后才退而求其次,發現杜飛的好,在一起了,盡管這樣,寧遠依然看得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倒是陸尓豪,前有漂亮的丫頭李可云,后有溫婉知性的美女方瑜,如果不是最后國破家仇,家業頹敗,妥妥的人生贏家。

    而這部劇,也讓當時的高辛一炮而紅,只不過,在這部劇后,觀眾很久都沒看到他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沒再拍戲,而是拍的戲再沒有什么起色,雖然更多是劇的問題,但再有問題不也是自己選的?

    或者說……好劇他爭搶不到資源?

    就連仙劍三的幾朵花,戲里戲外那段時間膩歪的不要不要的,最后還因為資源的競爭變成陌路,何況其他演員。

    好劇的資源,跟頂尖廣告的資源一樣,都很搶手,競爭到最后,總免不了互相下黑手買黑粉,然后再相見互相冷漠:你誰呀。

    直到多年后,高辛成了《瑯琊榜》里胖乎乎的油膩太子,讓觀眾看了半天才認出來:臥槽他怎么胖成這樣了?

    就算寧遠不是重生者,煢宎劇的資源,也是搶破頭的,何況寧遠知道這部劇會火成什么樣。

    但寧遠就是不想拍了。

    當然,更多的原因還是沒時間,要是有時間倒也不介意接一個角色。

    于是寧遠婉拒了,理由就是接拍了《水滸傳》,另外話劇也一直在公演中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”何瓊問道。

    寧遠苦笑:“實在不好意思何總。”

    “你難道忘了,你是誰捧起來的?”何瓊的語氣開始嚴肅起來,甚至有些冷。

    這話、這語氣,讓寧遠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盡管這么說也沒什么問題,寧遠的確是借助簫劍成名,才有了后來拍少包的資格,但現在何瓊這么說,總有一種盛氣凌人的居功自傲,就像未來的道德綁架。

    畢竟他們選擇寧遠,從任何一個角度講,寧遠是賺了,但他們也沒任何吃虧,一個擁有影帝經驗的演員,來演你的配角,除了寧遠,在當時根本沒有性價比這么高的。

    再說了,就算是有養育之恩的父母,也不能不考慮子女的意愿,更何況其他人。

    找寧遠拍戲,本來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,寧遠也不會出言頂她,畢竟也不是什么大矛盾,于是誠懇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何總,主要是事不湊巧,這部《水滸傳》簽約都快一年了,籌備到現在才開拍,而且別的演員都已經進組三個月,我現在已經算晚的,實在對不起,辜負了您和煢宎阿姨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那邊沉默了片刻,然后道:“那就這樣吧。”

    隨后就傳來了掛斷的忙音。

    寧遠搖了搖頭,把手機放回兜里。

    他沒有給出一個客套性的承諾,比如以后有機會,我一定怎么樣怎么樣,因為寧遠做不到。

    在這部《情》之后,也就《還珠三》還能砸出一些水花。

    但那部劇,簫劍的人設改得亂七八糟,第二部簫劍可是一個坦蕩的君子,而第三部,簫劍又成了被仇恨蒙蔽的‘怨男’,整天黑著臉,跟誰欠他二五八萬似的。

    除了簫劍,總不可能去演五阿哥吧,但那個角色可是給古巨肌的——如果寧遠這次接演了何書桓,當然第三部的五阿哥也沒有他的份了。

    而爾康這個角色當然還是卓杰的,畢竟他沒拒絕。

    在第三部里,也就爾康、晴兒和太后沒換,哦對,爾康他阿媽和額娘也沒換,但就四大主演來說,四個去了仨。

    其實一開始他們也都在等第三部,但第三部遲遲不出來,開拍的時候都到02年了,間隔時間太長,演員們總不能干等著。

    就像寧遠這樣,有了戲約,根本走不了。

    再一個,也是跟寧遠一樣的想法——劇本的問題,這一部漏洞很多,很多情節的發展也很突兀,尤其是簫劍。

    簫劍的仇恨,可以說是第三部的主線——如果不是太后發現他的身份,就不會有小燕子為了保簫劍而‘忍痛割愛’,接受太后的要求,讓五阿哥又娶知畫,因為太后擔心他們的子嗣會有問題,更不想讓小燕子未來成為皇后。

    五阿哥娶了知畫后,小燕子跟面善腹黑的知畫爭斗不斷,最后為了逃避,五阿哥干脆跟爾康去南疆跟緬甸王打仗了,接下來又有了爾康戰死的噩耗。

    最后他們追到南疆,找到被緬甸公主救回去的爾康,然后幫爾康戒獨,最后隱居在那里。

    說到底,根源就在簫劍那里。

    后來很多觀眾把問題推到飾演簫劍的教主身上,但實際上,設定有問題,換誰來演都不行。

    而飾演緬甸公主的,是剛嶄露頭角的劉韜。

    所以,因為時間和劇本的問題,錢薇他們仨都拒絕了。

    比如錢薇,覺得劇本不好親自上門道歉,還許下三年不拍電視劇的承諾,但依然惹惱煢宎,最后全國海選小燕子。

    王茹是當時有《男才女貌》和《半生緣》兩部大戲,根本走不開,又沒了錢薇的配合,也拒絕了。

    蘇鵬也差不多情況,《倚天屠龍記》被他很看好,也走不開。

    只有卓杰,在少包之后出了很多問題,沒什么劇拍,那兩年,他也只有一部跟李亞朋、周訊合演的《射雕英雄傳》里的楊康有了一些熱度。

    而且第三部里面,爾康的戲份還是很重的,尤其是最后南疆的劇情,給他發揮的余地很大,于是他就接演了,并不完全像后來媒體寫的那樣,他是為了報恩。

    他們都拒絕了,更不用說前世還看過全劇的寧遠。

    不過寧遠也能想象得到,錢薇的拒絕都能惹怒煢宎,自己的拒絕估計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寧遠也顧及不上了。

    而在還珠三之后,煢宎劇也就那部跟湘省衛視合作,翻拍的《又見一簾幽夢》有一些熱度。

    這部劇在當時捧紅了張佳妮,也讓香江的老演員方中信在內地翻紅。

    當然,秦蘭先是在《還珠三》演知畫有了不小的知名度,再通過這部劇穩固下來。

    說到方中信,寧遠倒是挺喜歡他跟郭羨妮、謝天華一起演的那部《駁命老公追老婆》,倒不是說演的怎么樣,而是劇情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既然拒絕了,寧遠也沒想那么多,在廣播提示登機的時候,寧遠收拾了一下,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隨后,飛機飛往錫市。

    盡管現在寧遠已經有了一干下屬,但這次去拍戲,他誰也沒帶。

    無論制片主任任大惠,還是導演張紹林,他們都是從艱苦時期走過來的,而且從他們的作品都能看出來,樸實。

    寧遠猜測,如果自己帶了助理之類的隨從,估計不僅會讓他們不喜,也會讓同組演員心理上排斥。

    更何況,李雪刀也是相同的性格,寧遠也不會自討沒趣。

    盡管時代在變,有些事情沒必要遵循過去,比如有洗衣機非得用手洗等等,但長輩的一些喜好也是需要尊重的,大不了,他們不在的時候再做自己喜歡的就好。

    就像劇組,你抨擊演員演戲不專業沒的說,但如果抨擊助理把演員的臺詞標注出來,或者助理去做一些生活上的跑腿工作,主要是為了節省時間投入戲份準備和拍攝,那就沒必要了。

    寧遠下了飛機,雖然沒人接,但寧遠也沒有任何不適,反正以前他都是這么過來的,出了機場后打了輛車就直奔影視城。

    實際上,錫市的這個影視城并不是因為水滸傳而建,最早是拍《西游記》的時候,就已經開建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90年拍的《唐明皇》建了唐城——劉威那一版,當時才四歲的楊蜜在里面演小公主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是《三國演義》也在這里籌建了三國城。

    到現在,因為籌備《水滸》而建了水滸城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這里早已經是對外開放的景區,當然,水滸城還不行。

    寧遠來到這里的時候,盡管是冬天,還是陰冷的郊外水邊,游客雖然不多,但也不算少,因為現在就是元旦假期——昨天和今天周末,明天元旦周一,這三天都是假期。

    因為在影視城,所以游客比在別的地方都敏感一些,看到捂得嚴嚴實實的寧遠,風塵仆仆的拉著行李箱下了車過來,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身高、外形,再加上穿著,不被注意都難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有人就覺得眼熟,比照印象里的,沒一會兒心里就有了大概的猜測,于是有人就湊了過來,試探著問道:

    “你好,請問你是寧遠嗎?”

    寧遠一怔,我捂得這么嚴實都能被認出來?

    連我的眼睛都這么出名了嗎?

    看到寧遠的反應,這人就知道自己猜對了,立刻興奮道:

    “還真是你啊,太高興了,能不能跟你合張影?”

    這年代出外旅游的,大部分家境都還不錯,相機是必備,盡管現在基本都是膠卷相機,數碼的雖然出來了,但還很稀少。

    寧遠只好拉下口罩,微笑著合影。

    但這么一來,周圍的人迅速就圍了上來。

    寧遠畢竟名氣擺在那里,在場的即使有沒認出來的,或者只知道演的角色而不知道本名,但一說還珠的簫劍,也立刻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即使人不多,但一會兒的功夫,周圍也圍了幾十人,而且還在不斷增加中。

    費了好一會兒功夫,還有景區的保安過來,寧遠才得到脫身。

    因為寧遠這張臉就是招牌,再加上他說是來拍水滸的,進門也不用出示什么證件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當然,保安那里又多了兩張簽名。

    進去沒一會兒,寧遠就看到那場經典的戲——魯智深倒拔垂楊柳。

    演魯智深的叫臧金生,原本就魁梧,為了拍這部戲,還被導演要求增肥,又胖了幾十斤,再貼上那些胡子,看起來異常兇悍。

    他的經歷也算豐富,因為家族里很多人當兵,所以十來歲的時候就參了軍,在一次給軍藝七九、八零班的學生當教官的時候,被軍藝的老師看中,訓練結束后,要把臧金生直接帶走入學。

    但臧金生不想耽誤課程,決定第二年9月入學從頭開始。

    悲催的是,第二年大裁軍,軍藝各院系都不招生,他想去都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過臧金生鐵了心當演員,退伍后,他參加函授學文化課,同時報考京影,盡管第二年超過了國家規定的招生年齡——那時他都二十三了,但最后因為出色的表現,被破格錄取,成為京影82級表本學生。

    他的同班同學里,有87年就拿下金雉獎影后的娜仁花,和同為八十年代美女影星的林芳兵,她也出演了《唐明皇》的女一號楊貴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獲得過金雉獎最佳配角,跟陳保國合演《大河兒女》的趙君,以及在《封神榜》里演姬發的張曉林等人。

    不過,一直到十來年后,還在圈子里,也一直有戲拍且很多觀眾依然熟悉的,也只有臧金生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臧金生坐在一群潑皮跟前,在那兒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別看他拍攝時喝得挺寬,但一停下來,就揉著肚子去直打嗝。

    因為這段戲拍了好一會兒,喝酒都喝飽了。

    寧遠在旁邊也看到了李雪刀,于是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來啦。”李雪刀隨口道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寧遠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頂點

    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影帝重回十八歲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影帝重回十八歲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影帝重回十八歲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