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從前有一把神劍 第331章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張惠如是作想,越的期待之前暢想的兩種情況能夠生,隨便一種就行,哪種都能讓他看到大大的熱鬧。

    聽到這里,李尋連已經忍不住了。且不說張惠此人心思有多扭曲,只是他在講述時的那種沉迷的表情,便已經讓李尋連起了殺心。

    不過他最終沒有殺掉張惠,一方面是因為他還要知道老虎兒和驛站掌柜這兩個舊人的事情,另一方面,則是因為他也的確有些同情張惠,就跟同情奪命刀一樣。

    再扭曲的心靈,畢竟還是心靈,只要他們還沒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,那便理應給予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以張惠目前所講述的情況展下去,估計李尋連很快就會改變想法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得給他一個教訓,至少讓他知道,別把那扭曲的心靈當成快樂講述出來,人與人不一樣,并非每個人都覺得變態是特立獨行。

    一個大巴掌扇了過去,張惠頓時仰倒下去。他正自講的興高采烈了,再加上李尋連要打他他也根本沒有閃躲的機會,故而在爬起來時,臉上都是錯愕,貌似都沒搞清李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爺,您干嘛啊這是。”張惠反映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自己剛才是挨揍了。但挨揍的原因他不知道,他覺得自己講的很好啊,甚至都常揮了,比那個說書先生都要精彩,怎么就挨了打呢……

    “就想打你,沒別的理由。”李尋連都懶得跟他對話,而且也知道,說什么都沒用,扭曲的心靈也有扭曲的認知,說白了就是對錯觀的不同,張惠覺得自己就是什么也沒做錯,即便李尋連把他打死,他嘴上能服,心里也不會服,所以沒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爺,這可就有點……”

    張惠很是委屈,一手摸著自己腫脹的臉,另一手竟然還抹起了眼淚。

    李尋連斜眼覷了他一眼,忍不住的冷笑起來。真的是沒出息,說實話,方才那一巴掌李尋連真的沒用力,這所謂的沒用力并不是針對于玄修而言,因為玄修的沒怎么用力已經足夠置普通人于死地,所以他用的是沒有絲毫玄氣摻雜,也沒有動體脈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種力量,打人不疼肯定是瞎說,臉都打腫了,牙可能也掉了。但絕不至于把一個三十多歲的大老爺們給打哭!

    可能是張惠覺得自己明明講的很好,怎么就挨了打吧。又或者,他大概是認為李尋連這人跟精神病一樣,喜怒無常,自己已經那么有錢了,竟然還要受這樣的氣。

    總之,他就是哭了,擠出了很多貓尿。

    “給我憋回去。”李尋連很是不耐煩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爺,小的很順從啊,您讓說什么我就說什么,怎么到頭來還的挨打那?”張惠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正打著小盤算,他還是有點心眼的,能從李尋連的表情中看出來,這公子哥貌似對驛站掌柜和那老虎兒很是上心,換句話說,就是自己還有用,這一點得利用起來,不然可就浪費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對此張惠早就有所想法,但一直沒有付諸實際,這并不是因為他沒考慮好,因為只是一句話的事兒而已,很簡單,根本不需要考慮。

    而是因為他不敢,起先就不敢,現在更不敢了。他害怕這喜怒無常的公子哥一怒之下殺了自己。

    害怕肯定是有理由的,但最后在他的思想斗爭中,還是慫恿戰勝了膽怯。

    得說,不說的話指不定還得挨多少打。說了之后,有了籌碼,興許那公子哥就不敢對自己怎么樣了呢。

    抱著這種僥幸心理,張惠把脖子一挺,開口道:“爺,您打我是您厲害,我打不過你,但你也別覺得自己就能隨心所欲了,我今兒把話挑明了撂這兒,你再動我一下,那驛站掌柜和勞什子老虎兒的消息,你一句也甭想聽得。”

    李尋連本來都打算讓他繼續了,一聽這個,登時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很好嘛,竟然還學會威脅了。

    “來來來,你起來。”李尋連笑著走上前去,作勢要扶張惠。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張惠看出了李尋連的笑里藏刀,連滾帶爬的往后縮。

    “我讓你起來!”李尋連語氣轉厲,眸光也開始泛起寒色。

    “爺,我錯了,我說,我接下來好好說。”張惠服了,一個眼神就嚇服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次可不怪他膽小,李尋連是什么人,經歷過什么樣的場面,身上的氣場有多強大,那都是無需贅述的。其實這他都收斂著了,否則直接以震懾的手法,他都能讓張惠輕則變成一個瘋子,重則七竅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甚至,即便不是李尋連,任何一個見過些大場面的玄修拿出來,想在張惠面前辦到這些,都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請大掌柜這件事不是誰都能辦到的,大掌柜若是那么好請,他也就不是九州玄修第一人了。?

    不過只要李尋連開口,大掌柜是必然會到來的,現在蠻主面臨的問題就是說服李尋連,但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下誰跟誰一個陣營,誰跟誰同一立場,已經很清晰了。

    這蠻主是韋繼元那邊的人,他的目的是什么李尋連并不知道,但他知道韋繼元的盟友就是客棧的敵人。

    蠻族版圖很大,足可比擬青霄國半數領土,這么大的國度有多少人口已經不需多說,而在多人口的前提之下,多出能人異士也是必然事件。

    大掌柜雖貴為九州玄修第一人,但俗話說得好,好虎架不住群狼,蠻主擔心的是李尋連認為一旦把大掌柜請來,他們會集結全部人馬,對大掌柜和李尋連展開瘋狂圍攻。

    這種圍攻規模巨大,一旦形成將是密不透風,就算大掌柜再怎么厲害,就算李尋連在怎么機敏,恐怕也不可能生還出去。

    退一步講,即便蠻族集合畢族之力也殺不掉大掌柜,那也無妨,人海戰術往上填,只要困住大掌柜,他想要殺出一條血路,恐怕累都得累死。

    這擔心不是沒有可能生的,人心隔肚皮,特別是這種紛亂的時事,誰知道哪個人肚子裝著什么樣的心眼兒,誰又能把保證,一句口頭的承諾就絕對可信。

    就像蠻主不信任李尋連的信箋一樣,他覺得李尋連也未必信得過自己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都是合情合理的。

    但此事就會陷入一個僵局,他不可能同意大掌柜帶人過來,因為一個大掌柜就已經有足夠的能力毀掉整個天巖城了。若是再把神劍峰的精兵強將帶過來,他們族人的安全,就是一個莫大的問題了。

    雙方誰也信不過誰,至少在蠻主看來是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道理,今天李尋連主動送上門來,又有了合理的理由來斬殺他,絕對是不能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,否則以后后悔都找不到地方后悔。

    不過,他也深知李尋連對于大掌柜的重要性,如果就這么殺了,那無異于與神劍峰結下死仇,大掌柜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很清李,有仇必報,殺掉李尋連就等同于和大掌柜表明開戰,這是不可取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須要讓大掌柜到場,然后以李尋連提出的決斗方式來殺掉李尋連,這樣便萬無一失了。

    因為大掌柜極其重視誠信,既然是決斗,又是他在場觀摩,誰生誰死,那就是聽天由命,事后也不可能出現報復的事件。

    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卡在了如何把大掌柜請過來這一環節上,蠻主不認為李尋連會將這一個對于他自己沒有利益的事情進行下去,此事最終還得陷入僵持。

    然而實際上,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可能陷入僵持,因為李尋連今天也是抱著見血的心態來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他也好,還是蠻主也罷,兩人間今天必須要有個倒下,倒也是未必就得殞命,至少,得有一個被打服。

    李尋連自己戰到最后一刻,要是輸了,沒有能力繼續作戰了,那他也認了。畢竟是盡力而為,無愧于心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把蠻主干倒下,這樣更好,直接幫徐麟報仇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沒必要非得分個生死,是因為蠻主也并未對徐麟下死手,雖然那并非是蠻主的本意,而是因為徐麟劍意護體的怨毒,但不管怎么說,徐麟的性命還在。

    而且蠻主不是一般人,不能和那些江湖門派的門主之類同日而語,殺了一些門派門主充其量就是江湖恩怨,但若是殺了蠻主,那就是跟一個國度接下了死仇。這無論從對神劍峰的穩定還是從九州形勢上來看,都是不明智的選擇。

    當然了,除非雙方立下生死契,這也正是李尋連一直在要求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去將大掌柜請來,讓他為我們之戰公平見證,如何?”蠻主問道。

    李尋連笑了笑,實際上他心里并沒有去思考蠻主方才想的那些東西,因為他覺得堂堂蠻夷之主,還不至于干出那等惡劣之事。

    但他還是不想去請大掌柜,因為他是最了解大掌柜的,這件事要是當面和大掌柜說起,大掌柜是絕對不會允許他跟蠻主決一死戰的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蠻主寒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這就動身回去請大掌柜過來,只希望你別耍什么花招,你我之間,必須要有個生死對決。”李尋連改變了主意,他想到了說服大掌柜的辦法。

    而蠻主這里,則要用話語去點他,讓他當著所有蠻族核心高層的面許下承諾,以此來避免他日后不承認的可能。

    蠻主當然同意,因為他的本意也是決一生死,既然李尋連同意回去請大掌柜,那么這件事也就圓滿了,可以說沒有什么后顧之憂了。

    既然打定主意,李尋連立刻就啟程回返神劍峰了。

    從這里到神劍峰至少需要半個月,得抓緊走,現在時局太過不穩定,多耽擱一天弄不好就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主意是趕緊解決了蠻主,蠻主雖然肯定不是韋繼元計劃的構成主體,但至少也能起到巨大作用,別的不說,牽制的作用肯定能夠完美勝任,回想一下,李尋連在蠻夷之地逗留了多久,從來到返回,好幾個月都過去了。

    雖然說看起來他出現在這里是針對韋繼元,但事實證明,這都是韋繼元計劃的一部分,是成功把李尋連牽制到這里的手段,而在牽制李尋連成功之后,他又進行了哪些謀劃,什么準備,沒人知道。

    可以這么說,李尋連永遠慢著韋繼元一步,他現在能做的只有一點點將韋繼元能夠利用的點全部除掉,也只有這樣,才能是唯一一個能夠對抗韋繼元的方法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將會永遠被韋繼元牽著鼻子走。

    李尋連是個自信的人,他通常情況都很自信,不管在哪方面。但面對韋繼元,他卻根本提不起自信,不敢玩兵行險招,只能盡量用最穩妥的方法來徐徐圖之。

    另外,他想要回返神劍峰還有另外一重意思,既然這次的整件事都是韋繼元的計劃,那么徐麟在留在這里也不安全了,必須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而什么地方最安全,毫無疑問,必是神劍峰無疑。

    啟程上路,帶著徐麟,大約二十多天后終于回到神劍峰,之所以慢了五六天,是因為徐麟傷勢太重,帶著他影響了度。

    回到神劍峰之后立刻面見大掌柜,并將自己的想法如實道來。大掌柜聽后果然拒絕,在他看來這事兒絕對不行,李尋連根本不是蠻主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李尋連卻說他已經于蠻主立下生死契,如果不去赴約,這將會成為畢生的恥辱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大掌柜只能同意,他不能眼看著李尋連被釘在恥辱柱上,因為他明白那對于李尋連來說會是多么大的內心打擊。

    一個男人,可以輸,但不能賴。

    既然大掌柜同意,一切就好辦了,大掌柜在神劍峰詳細布置了一下未來動向,又幫徐麟把體內的淤傷化解,然后便跟李尋連上路了。

    這里有一件事只得提及,蠻主的絕技為大力量法門,他就是用這種絕技擊敗的徐麟,而徐麟有劍意護體,所以所受傷勢皆為淤傷,經過大掌柜化解之后已經好了大半,接下來只需慢慢調養,用不了多久便會痊愈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從前有一把神劍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從前有一把神劍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從前有一把神劍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