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迷途妖獸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吾神名祜 第三十六章 迷途妖獸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顧識連連拉扯懷薇,想阻止她大放厥詞,但被拼命阻攔的懷薇非但沒有收斂,反倒變本加厲地吐槽仙界近年來的一些虛假做派:“再說了,仙規仙條都是假的,居然讓一個跳梁小丑出來上躥下跳,隨意蹦跶?金烏族跟鬼族牽扯不清,本就有錯,他還有理了?既然仙界管不了,我不介意替他們管管,還真以為自己高高在上,是天地至尊了?沒有眾生,哪來的仙?”

    “呦呦呦,阿薇啊,咱能不能別那么狂啊?這軀殼剛修好,你又想惹事啦?”顧識見懷薇的倔脾氣又犯了,趕緊給她破冷水,讓她冷靜冷靜,又換了個比較委婉的說法,“這不是說暫避鋒芒嗎?沒說不讓你還擊,但好歹等咱們找到合適的軀殼之后,再跟他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“仙不犯我,得過且過,仙若犯我,別想好過。”懷薇意思很明顯,反正別惹她就對了。

    顧識見懷薇冥頑不靈,實在無計可施,求助于一旁沉默的妖怪,鳳界低頭,玄甲苦吃,長老望天,僅剩一個半幽看著還算靠譜,于是輕聲道:“半先生,你也來勸勸阿薇。”

    “唯吾神之命是從。”半幽開口了,也不啰嗦,一句話表明自己的立場,旗幟鮮明。

    顧識扶額,他怎么就忘了半幽是個唯懷薇主義者,永遠在“助紂為虐”的第一線,放火幫著搭柴,殺鬼幫著遞刀,打架肯定沖在最前面,要是金烏族真來了,他絕對是那個一言不合就開打的,能幫著勸她才怪,于是朝最有正義感的長老使眼色,將希望寄托于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味退讓解決不了問題,仙也要講理。”長老果然出聲應援,不過是跟懷薇站一邊。

    “對對對,要有骨氣,不能退讓。”覺得長老所言有理,玄甲也來湊熱鬧,附和著點頭。

    顧識心累,暫時不想看見這群糟心的神妖怪,于是他去——結賬了。

    “說說音樂節的事,準備得如何了?”懷薇見顧識氣憤而去,換了個話題,聊起音樂節。

    “音樂節每年都會舉辦,相關的準備工作族里早就駕輕就熟,現在基本上都是小輩接手,我們就在旁邊指揮就好。早在一周前就開始準備,到今天基本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設備調音而已,今晚就能弄好。”鳳界說起音樂節來眉飛色舞的感覺,看得出來他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是鳥也,飲食自然,自歌自舞,見則天下安寧。”懷薇又開始背誦古文,而后表達了向往之情,“鳳凰自古便是祥瑞之兆,能聽到鳳凰之歌,見到鳳凰之舞,都是在和平年代。”

    “尊神所言極是。鳳凰一族歷來崇尚和平,歌頌太平盛世,古時還能時不時自歌自舞一番,但自從隱居后,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,于是只能自發組織音樂盛宴,以抒胸臆,權當自娛自樂罷了。”鳳界的語氣中難掩惋惜之意,隱居一事的確對鳳凰一族影響極大。

    “期待你精彩的表演。”懷薇調侃起鳳界來,以此緩和忽然變得沉悶的氣氛。

    鳳界淡淡地說:“恐怕要讓尊神失望了,小妖鎮守結界,不得擅離,無法參加音樂節。”

    “咦?旋龜族有難,界守大人不是前往相幫了嗎?為什么現在結界內的音樂節不能參加呢?”玄甲對昨天見到的炫麗鳳凰仍然記憶猶新,想起鳳界去過旋龜族,不禁提出疑問。

    “鳳陽與小妖必留其一,昨日由鳳陽代為鎮守,小妖才得以脫身前往。”鳳界解釋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啊,多謝界守大人,界守大人辛苦了。”玄甲連忙感激,而后提出安慰。

    “鳳凰一族同心同體,鳳陽表演和我表演沒什么區別。鳳陽的表演一向是每屆音樂節的大熱門,被評選為最優秀的節目,定不會讓尊神失望。”鳳界看起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。”懷薇見鳳界心中并無芥蒂,也不打算做多余的勸解,只是應和他的話。

    “界守大人沒有親眼看過音樂節嗎?一次都沒有嗎?”玄甲還在替鳳界覺得可惜。

    “以前條件不允許,但這幾年,我每年都可以看,好像親臨現場一樣。”鳳界故作神秘地逗弄天真的玄甲,在他一臉疑惑時拿出一個事物,開始科普,“因為我有這個,手機!”

    玄甲大聲喊道:“我見過這個,薇姐姐也有,原來叫手機嗎?這個有那么神奇嗎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一個,你自己感覺一下它是不是那么神奇。”鳳界倒是慷慨,直接承諾送手機。

    “謝謝界守大人,我喜歡藍色的殼。”玄甲也不推辭,不僅泰然接受,還會挑選顏色。

    “行,走,我帶你去,你自己挑,喜歡什么顏色就選什么顏色。”鳳界也是雷厲風行。

    于是玄甲就興沖沖地跟著鳳界買手機去了,看著那兩個雷厲風行的背影,一桌神妖怪詫異了一小會兒這場出行最后的神展開,而后心滿意足地回鳳陽安排的住處,休閑娛樂去了。

    音樂節在晚上舉辦,場地選在人跡罕至的深山中,考慮到懷薇的身體狀況,由半幽化出貛疏原形,馱著懷薇先行出發前往,下午出發,而其余的稍晚一些,于傍晚時分瞬移前去。

    臨出發前,懷薇向鳳界提出要求:“把音樂節的地址定位發給我,免得到時候迷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,阿薇你又不用走路,完全是顧先生出力。”顧識覺得懷薇根本就是無理取鬧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出力,我才擔心迷路好嗎?獸形狀態下,他是個路癡。”懷薇說出事實真相。

    眾妖怪看向一旁默不作聲可又與往常不大一樣,略微有些尷尬的半幽,都不敢相信如此英明神武的他居然不認路,但半幽沒有否認懷薇說的話,所以他的確是路癡,無可置疑。

    “尊神恕罪,因音樂節選址需保證絕對隱秘,電子地圖上是無法顯示的,因此無法用手機定位到達。但小妖可以提供具體的方位,讓族中后輩在入口處接應。”鳳界說出了難處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沒辦法了,去青丘山上抓只灌灌回來給我們帶路。”懷薇對半幽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半幽應聲而去,因“我們”二字欣喜非常,語氣聽起來都活泛不少。

    “幽大人看上去蠻開心的,被薇姐姐說是路癡還這么高興,為什么?”玄甲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因為某位終于良心發現,不再為難一個忠心耿耿的屬下了。”顧識笑嘻嘻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多嘴。還想試試封口術嗎?”懷薇一個眼風掃向顧識,陰惻惻地威脅他。

    顧識在嘴上做了一個拉鏈的手勢,意思是他閉嘴,可臉上的表情仍寫滿了調侃。

    一旁的玄甲盡管看不懂懷薇與顧識一來一往的玄機,也聽不懂他們的話,兀自笑得開心。

    半幽的動作也快,一刻鐘的時間就回轉,還帶回了一打,整整十二只灌灌。

    看了掙扎不休的灌灌們,顧識忍不住調侃玩笑道:“我說半先生,人間最近提倡綠色環保,愛護大自然,妖族是不是應該學習一下?抓灌灌是為了引路的,你卻一抓就抓這么多,連起來跟一串氣球一樣,是不是不太友好?你瞧瞧他們一個個,跟要上刑場一樣,視死如歸。半先生你聽,他們都在罵你殘忍呢。不過也難怪,你這么做確實不太合適。”

    “以防萬一。”半幽的答案一向簡潔明了,且一針見血。

    “乖鳥兒,幽大人到了音樂節就會放了你們的。”玄甲試圖安撫這群嘰嘰喳喳,有些聒噪的灌灌,可是沒用,于是問懷薇,“薇姐姐,這些鳥怎么一直在罵人啊?他們不累嗎?”

    “《山海經》記載:有鳥焉,其狀如鳩,其音如呵,名曰灌灌。”懷薇背完書,見玄甲仍是一臉茫然的模樣,嘆了一口氣,解釋道,“就是說灌灌這種鳥,長得像鴿子,叫聲聽起來像兩個人在相互呵斥,所以你覺得他們一直在罵人,其實他們只是在鳴叫而已。”

    鳳界將音樂節的舉辦地址用妖力輸入灌灌的腦海中,如今萬事俱備,懷薇準備啟程前往音樂節,落后一些的半幽與顧識擦肩而過時,聽他如是說道:“阿薇其實很心軟,她做不到拒絕施加給她好意,也不可能永遠冷著一張臉。”

    “吾神一直很心軟。”半幽如斯回應,看定前方懷薇的背影,眼神溫柔繾綣。

    “阿薇的心軟也是有限度的,半先生,愿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心軟。”顧識又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,既得之,定珍而重之。”半幽的回話別有深意。

    一妖一怪的對話在懷薇的吆喝聲中結束,只聽她在前面喊:“速度快點,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來了,吾神。”半幽大聲回應,而后朝懷薇所在之處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懷薇在前,半幽在后,彼此之間隔著半步的距離,走在一塊兒的身影看起來極為協調,后頭的故意遷就前頭的步伐,使得他們步調一致,仿佛已經一起淌過了萬年的時光,美好而雋永。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吾神名祜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吾神名祜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吾神名祜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