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攔路打劫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吾神名祜 第37章 攔路打劫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鳳凰族的小輩開車將懷薇和半幽送至密林入口處,直至無法通行才放下他們。

    待送他們的車調轉車頭,絕塵而去,懷薇才讓半幽變身,而她熟練地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吾神方才為何阻攔幽?”半幽指的是懷薇喝止他在入口處就變身的舉動。

    “眾目睽睽之下,現出妖身,像猴子一樣被觀賞,不覺得難堪嗎?”懷薇反問。

    “為了吾神,無怨無悔。”半幽的態度一如既往地堅定。

    懷薇趴在半幽所化的貛疏背上,悶悶地提出質疑:“可你以前明明很討厭顯形的。”

    “幽甘愿的,吾神無需介懷,從前是,現在是,以后也會是,永遠都是。”半幽回應。

    懷薇沒有說話,靜靜地趴著,呼吸輕盈,仿佛睡著了一般。

    鮮有人跡的密林中,十二只灌灌被細細的妖力綁成一串,在前領路,后面一只形狀像馬,頭上長著獨角,全身都是幽藍色的奇怪妖獸馱著一個人形女子緩步前行,畫面詭異而溫馨。

    領路的灌灌沒了最初的聒噪,盡數被下了封口術,仿若沸騰的熱水忽然被撤去了火源,陡然的安靜,對比強烈。行走間,不遠處傳來“窸窸窣窣”的聲音,像極了無數的蟲蟻遷徙時發出的響聲被擴大了百倍。忽然,正前方不算開闊的道路上閃出一條巨型的怪蟲。

    只見這蟲形狀酷似蜈蚣,身有百足,密密麻麻地分列于兩側,長有百尺,彎彎曲曲蔓延開去,看起來相當壯觀,背上長有絲帶狀的花紋,最為奇特的是頭前有一根奇長的鼻子,足有三尺長,就像戳了一把劍一樣。此時這條怪蟲正高昂著頭,張牙舞爪,挑釁地立著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時,遇見這種沒眼力見的貨色,早就被半幽痛打一頓或直接給滅了,可今天他正要動手之際,心情還算不錯的懷薇饒有興致地開口:“還有攔路的?是找打還是找死?”

    “大膽,此路是我開,此樹是我栽,要想從此過,留下食物來。”怪蟲開始裝腔作勢。

    懷薇實在沒想起來蝮蟲吃些什么,于是發問:“蝮蟲吃什么倒沒聽說過,你是哪個食系?”

    “廢話,老子當然是吃葷了。”色彩斑斕的蝮蟲極其騷包地甩了甩三尺長的鼻子,傲嬌地夸了懷薇一句,“不過你倒是有點小見識,居然認得出老子,以前那些過路的都喊老子‘蜈蚣’,去他的蜈蚣,老子明明是蛇的親戚。瞧見老子的鼻子沒有,這蟄一下,立馬死翹翹,神仙都救不了,蜈蚣那種小打小鬧的玩意兒能叫毒,跟老子比得了嘛?算你們倆走運,老子心情好,這幾只灌灌留下給老子打打牙祭,今天就暫且放過你們倆,別磨磨唧唧,麻溜滾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誰的老子?”懷薇悠悠地問了一句,語氣不咸不淡,也沒聽出是喜是怒。

    話音還未落下,化去妖形,恢復人形的半幽已經喚出了幽刃,涼涼地盯著那條蝮蟲。

    “怎么?還想動武?你以為老子會怕你不成?”蝮蟲嘴上說得很硬氣,可卻屢屢倒退,剛放完狠話,就開始大聲求助,“大哥!大哥快出來,來了個挑事的,不肯交過路費。”

    “這年頭還有收過路費的,倒是罕見。”懷薇覺得稀奇,期待見見蝮蟲口中的“大哥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妖魔鬼怪,敢這么囂張?過猨翼山,不論是天上的飛雁,還是地上的走獸,毛都得留下一根來,否則就把命給留下。”未見“大哥”的蹤影,先聞其聲,只聽見一個粗獷的從四面八方傳來,在密閉的茂林中顯出一些空靈的感覺,因為未知而越發神秘。

    “別藏頭露尾,故弄玄虛,有本事出來單挑。”懷薇沒見著說話的妖物,用激將法。

    “我尾巴露出來了?沒有啊,明明藏好了的。”那個神秘“大哥”再一次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這一回,懷薇確定了位置,給半幽指點方位:“正面兩點鐘方向,斜上角四十五度。”

    幽藍鋒刃閃過,只聽得“哎呦”一聲,一個龐然大物“嘭”地重重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說動手就動手啊?還講不講江湖道義啊?”這“大哥”倒是挺有意思的,被打下來之后,不先急著爬起來,倒先忙著譴責半幽不打招呼就動手,沒有基本的信義可言。

    “嘿,還真沒撒謊,蝮蟲真是蛇的親戚。”懷薇見了“大哥”的真面目,開口調侃。

    “大哥”緩緩立起身軀,就是一條蛇,百尺來長的巨蛇,跟蝮蟲的大小不相上下,腰圍要粗上一些,通體黑光油亮,僅在額頭及蛇尾處,點綴著一個銅錢似的金色紋樣,看起來很是與眾不同,等他稍微穩住了軀體,便聽他開始自報家門:“本大王叫虵,猨翼山的山大王,這一帶通通歸本大王管轄,要想從這兒過去,就得繳過路費,不能因為你們壞了這個規矩。”

    “本大王?就憑你?一只小小的百年蛇妖,還敢伙同這條奇丑無比的蝮蟲在這跟我要過路費,真是荒天下之大謬”懷薇的神情仿若是聽見了世上最有趣的笑話,她也真的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我大哥在這兒,你還敢笑?到時候讓你哭都哭不出來。”蝮蟲張狂叫囂。

    “低調!老弟,跟你說了多少遍了,別把我的本事四處嚷嚷,讓那些本領低微的聽了該多自卑啊。”虵煞有介事地指責蝮蟲不該吹捧他,但那越發昂揚的身軀卻完全是另一種意思。

    “叨咕叨咕的,煩不煩?”懷薇聽他們倆自吹自擂,不耐煩起來,轉而盯上了虵頭上那塊與眾不同的銅錢樣鱗片,“他額頭上那塊鱗片挺好看的,金光閃閃的,削下來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半幽應聲揮刃,幽藍刃鋒直沖虵而去,瞄準的正是那塊銅錢鱗片。

    半幽的攻擊壓根沒出力,就是為了迎合懷薇的惡趣味,逗逗虵,沒曾想虵翻身避過后,沖著懷薇和半幽破口大罵:“我說你倆也太不要臉了,說動手就動手,提前打聲招呼會不會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別跟他們廢話,動真格的,讓他們見識見識你的厲害。”蝮蟲在一旁攛掇。

    虵被戲耍了兩次,又聽了蝮蟲添薪加火的話,額前的銅錢放出微弱的金色光芒,正待一展身手,卻聽遠處傳來一聲響亮的“報”,一條手臂粗細的小黑蛇極速靠近,帶來了一個不怎么好的消息:“大王,大事不好了,狌狌趁你不在,前來偷襲洞府,傷了我們好幾個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殺千刀的老賴,還有完沒完了?!老是偷偷摸摸的,有本事憑真本事把寶貝拿去呀,背后搞小動作,算什么英雄好漢!”虵聽了小黑蛇的稟報,氣得猛一甩尾,掀翻了身旁的一顆參天大樹,臨行前還意猶未盡地撂下狠話,“你倆好好待著,等本大王回來收拾你們。”

    懷薇一聽有熱鬧可看,兩眼放光,見虵準備扔下他們,連忙“好心”地提出建議:“想讓我們一動不動,那可難說。不如這樣,將我們押解回你的洞府,慢慢處置,不是更妙嗎?”

    “也好,這樣就不怕你倆跑了。”虵覺得這建議很有道理,對蝮蟲吩咐道,“你看著他們。”

    虵與小黑蛇疾行而去,留下蝮蟲押解懷薇與半幽,與其說押解,更確切地說是被摧殘。

    “小蝮蟲,你叫什么名字?小腹?小蟲?小肚子?腹腹?蟲蟲?”懷薇極盡所能地調侃。

    聽懷薇越說越不像話,蝮蟲盡管心里再不情愿,也不得不說出真名來:“百夂。”

    “合起來不就是個‘復’字嘛,你干脆就叫‘反復’得了,反反復復,復復反反,多好聽呀,又好記又好聽,你覺得呢?”懷薇達到目的,仍覺得不盡興,擅自給了百夂改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就叫百夂,不叫別的。”百夂氣鼓鼓地開口,見懷薇與半幽不緊不慢地悠閑行走,忍不住開口催促,“我說你們倆能不能走快點?照你們這種慢慢悠悠的速度,等到了虵大哥的洞府,都天黑了。我還要幫虵大哥對付那些挑釁滋事的狌狌呢,晚了就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條小小的蝮蟲,除了鼻子長點,還能打架?吹牛吧。”懷薇故意揶揄百夂。

    百夂對懷薇居然看不起他覺得很不服氣,于是氣呼呼地開口:“誰跟你說我沒用的?啊?剛不是說過我鼻子上的毒很厲害嘛,實在不行,我用千斤墜,壓也壓死他們。嘿嘿,厲害吧!”

    “厲害厲害。”懷薇不走心地夸了百夂一句,而后轉移話題,“我說洞府到底在哪兒啊?”

    “前面還有五里路就到了。”百夂沒有聽出懷薇夸贊的敷衍,反而覺得有些小驕傲,隨意地發問道,“那個男的不是妖嗎?你讓他馱著你不就行了,何必自己走呢?”

    “哦?小百夂,你看到他的原形了?”懷薇陰沉沉地開口,“既然暴露了的話,我們要不要滅口呢?”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吾神名祜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吾神名祜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吾神名祜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