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宴會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提線娃娃 第34章 宴會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后來李家的嫡孫出生了,直到他12歲的時候,李府被分割成兩半,其中一半留給這個未成人的嫡孫居住,奇怪的是,不久之后,這個嫡孫自己在東里街上開了門,竟然像是已經分家的模樣。李家人對此事只有一個解釋:這樣李星瑋出入方便。

    而明月公主剛剛被人引導穿過影壁旁的一個屏門,就看到了讓自己震驚的一幕。

    這個本來應該有一座小花園的庭院,被左右兩個大池子取代,在陽光的照耀下,隱隱冒著熱氣。池子深嵌地下,池水不是很深,剛剛沒過小腿。

    濃烈的酒香漂浮在空氣中,明月公主以及身邊的侍女抬起手臂捂住口鼻,剛剛在門口聞到的酒味還沒這么濃烈,棗紅甚至被嗆到不斷咳嗽。

    如果這還算可以接受的話,那池邊游廊下掛滿各色的肉塊,有些紅彤彤似乎剛掛不久,還有些已經長滿了黑毛,有人若是說這是某種兇器,也不會有人懷疑。

    棗紅不知道是因為入眼的一切太震撼還是被酒味刺激到胃,跑到一邊,干嘔起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鵝黃倒是顯得鎮定的多,可她走路左搖右擺,腳步虛浮,好似踩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臉色蒼白,強壓著心中驚濤駭浪,定了定神,腳步堅定的跟上前面引路的仆人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倒是明白了這位李公子為何另辟門楣,想必沒有人愿意和他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等到一行人進到廳堂,明月終于見到今天的宴會的主人——李星瑋。

    之前通過鵝黃和棗紅的描述,以及剛剛在庭院里見到的一切,都讓明月公主心里對李星緯這個人荒淫無道有了一定的了解,認為這個人定然面黃肌瘦,外強中干,長著一副猥瑣的容貌。

    不過等她真正見到這個人的時候,還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主座上的李星緯看著30左右,烏發雪膚,一道劍眉斜斜入鬢,炯炯有神隱含興奮的眸子在明月剛剛一出場就鎖定場中的獵物,好像一匹餓極了的獨狼,皚皚白雪之中尋覓一只肥美的野兔。

    那人左邊鬢角下長著一塊紅色的胎記,看著像是揪下一瓣三葉草的葉子,沾著紅泥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長的一表人才,也算是極品禽獸了。

    可以容納50多人的廳堂裝飾奢華,明月公主腳下踩著上好的玉檀香木地板,看著對面坐在主位上穿著華麗的那個男人,蓮步輕移,走到廳堂中唯一的客位上跪坐。

    很詭異,這不像是普通的宴會,倒像是一場鴻門宴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暗中握緊拳頭,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。

    李星瑋看著一身白色,容貌瑰麗的明月公主,露出一絲興趣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還記得,之前那些女人見到前院的酒池肉林,要么嘔吐不止,要么驚慌不已,甚至有的嚇得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這個人,雖然身高比一般女子高出些許,但是此刻白皙的臉蛋上飄著兩朵紅云,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倏忽一束,含羞帶怯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,是月宮中下凡的仙人吧!李星瑋暗暗贊嘆,明月公主是他這27年里見過的第二個最美麗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過他完全錯意了,明月公主臉上的紅暈,是被前院辛辣的酒氣熏的。

    實際上,明月公主心里很厭惡他這樣的人。

    李星緯開口,像是一個做了好事討獎勵的孩子,身子探向明月這邊:“這個宴會只為明月公主一個人開。公主,你開心嗎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明月公主環顧四周,偌大的屋子里只有自己和李星瑋,跟來的兩個侍女早已經被攔在廳堂門口候著,要是真的發生什么事情,喊她們是來不及的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,聲音很輕,問道:“李公子開心嗎?”

    李星瑋沒料到明月公主會反問自己,表情呆滯一會兒,隨即像是確認了什么似的大笑起來,聲音很大,在空曠的廳堂中發出共振。

    “不妨先欣賞歌舞,助助興。我想公主會喜歡的,來人!”

    話罷,左右扇門被拉開,兩排舞女排著隊進入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抬起頭看著這群舞姬,呼吸一滯。

    舞姬個個美艷,身材曼妙,身上罩著透明薄紗,風情萬種。

    這種和不穿衣服,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耳邊盡是一些婬詞爛曲,明月公主手掌握成拳,指甲刺進掌心肉里,強迫自己繼續看下去。

    這若是換成城中的大家閨秀,恐怕早就嚇破膽子,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星瑋,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。

    一曲舞畢,李星瑋拍起手掌,大聲叫好,之后,讓舞姬都推下去。

    他像是意猶未盡一般,盯著明月公主,皮笑肉不笑道:“公主以為剛才舞姬的舞蹈如何?這都是我親自教導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李星瑋把話堵在這里,這要是普通的舞姬當著主人的面評頭論足也就罷了,關鍵這都是主人親自調教出來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沒覺得那些搔首弄姿的舞姬跳得好,實際上,她看得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圈養舞姬不過是為了助興,李公子能親自教導并且跳成這樣,真的非常不容易呢!”明月暗諷道。

    她拿起杯子,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壓下食道不斷溢出的惡心感覺。早知道李星瑋是這樣的人,她當初一定不會來,上趕著給人羞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有意思有意思!”李星瑋搓著手,看著明月的眼神變得更加犀利,同時多了一絲的狂熱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,不但沒有羞愧,恐懼,反而還能鎮定自若的說出這樣的話,真的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鵝黃和棗紅趁著舞女散場退出去的一瞬間朝廳內張望。

    看到這群舞姬的衣著打扮,她倆同時羞紅了臉。

    太放肆了!且不說里面坐著的是明月公主,就是一般人家的小姐,也不能這樣羞辱啊!

    鵝黃心下更加擔心接下來李星瑋的行為,倘若他要是把明月公主殺了,那自己應該怎么辦?

    棗紅腦子里倒是沒有想太多,看到這群舞姬臉紅心跳,心里暗暗罵著娼婦狐貍精。實際上,她剛剛經過酒池的被熏出來的惡心干嘔還沒緩解呢!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