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蛇酒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提線娃娃 第35章 蛇酒
(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)    太放肆了!且不說里面坐著的是明月公主,就是一般人家的小姐,也不能這樣羞辱啊!

    鵝黃心下更加擔心接下來李星瑋的行為,倘若他要是把明月公主殺了,那自己應該怎么辦?

    棗紅腦子里倒是沒有想太多,看到這群舞姬臉紅心跳,心里暗暗罵著娼婦狐貍精。實際上,她剛剛經過酒池的被熏出來的惡心干嘔還沒緩解呢!

    “只喝水怎么行呢?”

    李星瑋不知道為何哈哈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頓覺毛骨悚然,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來人,上好酒!”李星瑋拍著桌子,大聲呼叫。

    一會兒,門開了,3個仆人推著一個琉璃做的大酒缸來到明月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透明的琉璃缸里面盛著澄黃的酒水,酒水上浮著白色浮沫和零星的酒糟。

    “這酒是剛剛從外面的酒池打上來的,一會兒公主定要嘗嘗,好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話畢,仆人彎下腰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的視線正好被推車擋住,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兩人從推車下層掏出來一個手腕粗的大蛇,一人掐住蛇頭蛇尾,另外一人抬著蛇腹。那大蛇張著血盆大口,尖尖的毒牙隱隱閃著清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剩下那個人掀開酒缸的密封蓋子,頓時,濃烈的酒味擴散開。

    似乎是被強烈的酒氣刺激到,原本還算安靜的大蛇劇烈的扭動身子,兩個抓蛇人很有經驗,動作飛快,把蛇扔進酒缸里。之后拿著蓋子的人,趁蛇頭還未探出來,快速蓋上蓋子,并且壓好。

    巨蛇在酒缸里不斷反抗,頭露出酒面,大部分腹部淹沒在酒里。

    縱然這條蛇很長,但是在相對狹小的酒缸內,它無法站起來。盡管可以借著酒缸底部可以竄到缸口,但是被壓的嚴嚴實實的缸蓋它無論如何也是頂不開的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我最喜歡的一種酒了。里面的蛇足足4米長,叫做眼鏡王蛇。背面是黑褐色,腹面灰褐色,身上布滿白色鑲黑邊的橫紋。當然,被這種蛇咬一口必死。”李星瑋興奮地看著酒缸內不斷掙扎的蛇,詳細介紹道,像是看到期待已久的表演。

    那蛇張大嘴巴,似乎呼吸困難,身子不斷扭動,撞擊缸壁,發出沉悶的咚咚聲。

    明月咬緊牙關,心里涼個徹底。

    如果說之前她給李星瑋貼的標簽是荒淫,那現在又增加了一個——殘暴。

    “看,它舞得多漂亮!”李星瑋的目光移到明月公主身上,貪婪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面無表情,聽到聲音,轉頭對上李星瑋狂熱的視線,受不了地移開。

    她沒覺得美。

    酒缸里的眼鏡王蛇睜著黑曜石般的小眼睛,明月覺得它好像是在看自己,而她自己此刻何嘗不和這條蛇一樣,被一個毫無人性瘋子捉過來玩弄于股掌。

    眼鏡王蛇做著最后的掙扎,張開嘴,不停地咬著厚厚的酒缸,尖牙噴出的毒液掛在酒缸壁上,沿著缸壁滑進酒液里。

    漸漸的,眼鏡王蛇似乎是因為力氣耗盡,又或者是因為知道逃不出去,只留下頭露出酒面,不再掙扎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仆人取來鑲金的骨瓷酒壺和酒杯,放到酒缸下面的蛇頭造型的流水嘴滴滿,蓋上蓋子,恭恭敬敬地放在明月公主面前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“公主,請品嘗。”李星瑋的語氣像是認為這杯酒是世界上最美的酒,必須敬獻給這世上最美的人。

    且不說暴露在陽光下的酒池子干不干凈,有沒有被游廊上掛著的肉污染過,酒缸里冰涼滑膩的那條蛇也讓明月想要拒絕。

    公主,李公子是當今大王最寵愛的晚輩,甚至連嫡親的孫子都比不過,入宴之后,不管發生了什么,您千萬要忍耐,不要做出讓大王失了面子,又刺激到李公子的事情。李公子若是發了瘋,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情啊!

    這是鵝黃之前千叮嚀萬囑咐的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看著這杯酒,修長白皙的手指端起杯子,慢慢地移到唇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這混著毒液的酒,能否讓公主喜歡?”李星瑋臉上的笑容愈來愈大,眉飛色舞。

    聽到這里,明月公主忍無可忍,面色不忿,將手中的杯子一摔,抬起眼倨傲地看著李星瑋。

    酒杯碰到地板上,滾了一圈,里面的毒酒在地面鋪上一層薄薄的水漬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宴請本宮的情義今天算是見識到了。”她站起來,繼續說,“這活蛇酒還是留著公子獨自品嘗吧!”

    說完,她抬腳要走。

    剛才,她差一點就喝下去。明月閉上眼,鬼門關臨門一腳讓她心中驚懼有余。

    李星瑋一個眼神,那三個仆人領命,攔住明月公主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這是為何?”明月公主回頭,生氣問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是嫌棄這酒不夠好嗎?”李星瑋笑著問,眼神中淬著致命的毒,“無妨,還有菜沒有上呢!總有一處能讓公主滿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本宮無福消受。”明月冷冷地看著李星瑋,不欲與他再糾纏下去。

    仆人這回沒攔著,她一步一步直到廳堂中央,才聽見李星瑋的聲音。

    低沉的,邪惡的,像是一個從地獄里爬上來的惡魔。

    “公主想要走,那就留下個丫鬟替你品嘗這杯酒吧!”

    明月公主猛然回身,憤恨地看著他,問道:“本宮今天是出不了這個廳堂了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。”李星瑋大笑道,似乎十分欣賞明月公主即使生氣也十分生動漂亮的臉,打了個手勢,讓三名仆人把蛇酒帶下去。

    隨后,他又招招手,示意明月公主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自然沒有那么聽話。

    見狀,李星瑋開口道:“宴會還沒完,公主若是連菜都不嘗就走,不會遺憾嗎?”

    他自顧自的笑著,不是開心的那種,而是陰森森的,讓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若是吃完呢?你會讓我們完整的離開這里?”明月盯著他的眼睛,想要知道接下來這人說的話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當……然。”李星瑋一字一頓,聲音由輕轉重,結尾拖著長長的笑聲。

    這個人,真的是個瘋子吧!

    明月眼皮微動,說實話,人若是真的瘋了也就罷了,就怕這種思維清晰,口齒伶俐的瘋子。

    她毫不猶豫地回到桌案后面,跪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兩個漂亮的侍女進入廳堂,一個端著被罩得嚴嚴實實的菜肴,另外一個端著一份餐具。

    直到侍女擺好餐具,她才辨別出那盤菜露出一絲血的腥味。小說屋 www.qxjymi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广西福彩